一本正经的顾祭海先生

白狄,零晃,鸣佐。不拆不逆。
Q号572685861欢迎小天使们打扰,我名顾祭海,只会画点渣图,语c

无题和花

*架空

*微腐

*雷家本命

————阅读愉快————

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的花,在青空雨后一齐绽放于锋刃家的庭院里。花瓣纯白娇小柔软,气息却芳香而不过分浓郁,甚是倩怡无比。

夏天快过去了。

凉风从锋刃家半掩的窗户中闯入屋内,将玄关上挂着的风铃撞得叮叮作响。知了声声喧闹已经没有了盛夏那几天如同惊涛拍岸般鼓动人耳膜的疯狂,只是有气无力震翅发出断续鸣叫,宣告生命即将终结的信号。

锋刃缓缓打开了书,烫金书面上写着无题两个字。听说作者曾是一个极其英勇、战无不胜的战士,拥有旁人触不可及的至高荣耀。眼神是丛林里领头乌鸦的锋芒瑞智,动作迅敏难以另对手反应,他踩过的土地都浸泡着鲜血,凡事听到他名字的敌人无不闻风丧胆——同时,这样受到敬仰的人,也无法活在太阳的光芒下。而这本书里,记载了他的点点滴滴,他隐藏起来的痛苦和悲哀。

「今天,我和兄弟一起铲除了村子附近的强盗,他们本以为拥有了艾尔的力量就可以凌驾神明之上,真是愚蠢的思维方式。」

锋刃读出了第一页第一行。文字稚嫩却感情深刻,锋刃忍不住笑起来。记忆和老旧电视机一样,那时候男人还算年纪轻轻,长发才齐到脊背,而这出头雄狮却掌握了国王亲自点播的强强分队——其实也就剩一个人的队伍。

「我的兄弟不喜欢说话,他总是瘫着一张脸。虽然我也很苦恼...至少在战斗的时候冷静到让人害怕,啊啊.....连玩笑也会当真的家伙!」

左手中指的指根处,还残留了双唇的余温。

锋刃下意识蜷了蜷手掌,空心的拳头里握着不知名的沉重。

「现在是春天,樱花很好看。」

在血与花飞舞的晨景里,又征服了一片土地。两个人作战已经成为习惯,只要眼神停留片刻就会完美配合,斩尽三千世界之雀。

「我的头发总会纠缠打结在一起,虽然很麻烦但总舍不得剪掉,这种时候就交给兄弟去整理吧。」

发丝还算顺滑从指缝间全部倾泄,耐心的解开尾末黏成团的那块。从丝缕中溢出了某种香气不由自主弯腰凑近一点,阖起双眼意识有点醉酒。

「...今天,我有点不对劲。总会想到很多事情,连行为举止都搞不明白。」

第一次看到他吸烟了。浑浊烟雾氤氲侵进空中,被唾液沾湿的烟蒂咬在齿牙间,眼底收藏几份低沉哀伤。蹙起眉头揪住那根烟一把掐掉,连呵斥都来不及说出来...瞳孔里是对方放大的身影,烟草味迅速占据鼻腔然后是舌尖入侵,攫取着口中稀薄氧气。

「糟糕....我今天,好想告诉他,还没有说出来的话。」

魔君夜袭。脚步、鼓鸣掺合暴雨袭击了白色哈梅尔,这和废墟无差距的城市饱受折磨,意识模糊已经不知道这样挥刀几千次、几万次了,尸骸成山成海堆积一起,浓烈血腥味主导了神经系统里因为战争而开始兴奋的情绪,杀之不结.......纳斯德手臂的连接端有些发烫,刀刃也绽开裂纹的花痕。

背后男人涌动着成熟的气息,耀眼的挑染红色迎风飘起。脚下全是子弹空壳,大片灼热火焰攀覆地面剧烈燃烧,首城防线只有两个人,国王援军人马却收大批魔物骚扰卡在了近在咫尺的宫殿防御线前。再一次,全力握住武器,额头渗下的热汗混了血丝消失于衣领间。

三天三夜没有休息,精神体力全部透支极限状态,粗糙喘息取代了从前冷静模样,如此数量的敌人似乎是集结各地魔物一起进攻。伤口瘙痒疼痛,再最后一次挥刀之际长刃碎裂成块,眼前一黑。

这中间再往后的曲折,因为晕倒在宫殿冰冷的瓷砖上而完全不知情。

当雨水摔在眼角,冰冷召唤了意识后,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个男人。

他连同那么多入侵者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

—无声无息。

有人说是他燃烧了全部的生命换取这里短暂和平,也有人说他因为力量坠入黑暗从此于世界再无瓜葛。锋刃却感觉鼻尖很酸。男人只留下了一本书,也是全世界唯一的一本书。五年光阴浓缩成厚厚百页,却连最后的事情都没有讲清楚。

这么想了很久,略感可笑,这么久毫无音讯生死不明,才会让妄想每天都滋生腻长。

叹了口气,他关好了窗子,最后一丝夏风染上荼蘼的花香,拂过锋刃的耳畔。

我爱你。

他听到了绯炎的声音。

评论(4)

热度(8)